琳琅

你在我永恒的诗中永存。
微博:@六蕖_

『不明深意』(极短篇/无意义的脑洞)






这是Thranduil不知道是第几次意识到他不得不与Legolas保持一定的距离——而这件事他并不是第三次考虑过了。

他甚至每时每刻都能够感受到来自于Legolas那炙热得可以将一片灌木丛烧尽的的目光,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里除了如星辰般的光泽剩余的相当一部分都是满满的对于父亲的向往与爱慕。

这是好事?他想着,然后迅速的否认了这个念头,这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至少对于整个密林的名声来说是如此。若是传出去,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可不是三言两语解决的了。

——Legolas还小。
他不止一次这样告诉自己,直到Legolas成年的那一日。
"从今天起你必须知道责任是什么,"他背对着Legolas,声调冷得就像是一滩冰渣,"过去你的任性和过错都可以归为不懂事,但是——"他忽然转过身来正对着从一开始便乖乖站在他身后的精灵王子,"从现在起,你只有对和错,责任和不负责任。"国王不冷不淡的扫了Legolas一眼,转身回到他那高高在上的王座中,告诉Legolas他可以退下了。随后精灵王子便抬起头正视着他,许久后缓缓的吐出一句话。


"可是我想继续和Ada一起睡。"


谁能来同情一下不远处那些可怜的憋了很久的笑意但却无法出声的精灵们?

Thranduil能够想象得到他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你到我寝室来一趟。"他说,随即不紧不慢的打消了Legolas显而易见的一丝喜悦,"把你的行李搬回你的房间,我会吩咐加里安把你的房间整理好。"




终于结束了这场闹剧——Thranduil这样想着,长叹了一口气,随手拿起了手边不知不觉又堆积了一大摞的文件。理所当然的他又忙到了深夜, 当他合上最后一份文件后看了看窗外的月亮,已经升的相当高了。

夜深了。

月色撩断冗长的夜晚。

他回到寝室后脱下外衣,转身却是难以置信地看见了在几个小时之前来跟他道了晚安的Legolas,此时正半睡半醒地而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地霸占了他那一大半的床。淡金发倾泻在枣色的被褥上,微闭的双眼告诉Thranduil的消息是Legolas正处于浅度睡眠之中。他开始犹豫着是否要将Legolas叫醒并且命令他回到自己房间去处,然后他目睹着自己的双手为Legolas盖上了被子。

身体下意识地出卖一切?
最后妥协于困意的Thranduil也不愿和自己较劲,从床的另一侧轻手轻脚的躺下——就好像他才是那个不明事理的入侵者。

郁郁葱葱的枝叶摇曳在恍惚的月色之下,精灵王子噌地睁开了他的眼睛,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谁说他半睡半醒来着?



Thranduil第二天醒来时发现自己是被圈入一个温暖厚实的怀抱中的。

就这样吧。
一个优秀的父亲是不会介意他的儿子对他过量关爱的。

Fin




这是个小练笔才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意淫x
食用愉快w
有空再尝试一点有趣的(x



评论(4)
热度(23)
©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