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

你在我永恒的诗中永存。
微博:@六蕖_

间隙(莱瑟/练笔短篇)

 莱格拉斯一如既往的在密林中巡逻着。
 他已经目睹着枫叶已经红了不下五百次,也目睹着国王的皇冠缀上红叶不下五百次。可今年的秋天国王的皇冠并未饰上漂亮的红枫叶和森林的浆果。入秋多时,国王仍是并未有将头上那缀着绿叶的皇冠换下的迹象。

 他已在宫殿外巡逻很长一段时间了,他并不想回到宫殿里去。
 不知为何地,他最近总是可以看见一些往日没有见过的游灵徘徊在林间,他们的外貌就像是人类文献中所描述的那样——无神茫然的双眸和飘忽的下身,半透明的身体轻而易举地就能穿过树木,来到密林里最为光亮的地方。他们渴望着光明,这倒不像是文献里记载的那样。

 密林的王子开始觉得乏味了,他开始把玩起手中的弓箭,忽然觉得有些沉。

 他利落的拿起身后箭囊里的一支箭,干净利索的往远处的浆果射去,丝毫不差的横穿其中。
 
 他为自己漂亮的箭法感愉快。

 莱格拉斯将身体靠在树边,此时他正在树上享受着秋风的抚慰。他把身体侧了过来,眼睛不由自主的往树下扫过,然后他噌的坐了起来——他看见了他的父亲,密林的国王此时正走在林中,他甚至没有戴着他的皇冠。长长的衣摆拖在林地里,撩起落叶的轻哼声,瑟兰迪尔此时应该是在宫殿里而不是在林里的,莱格拉斯这样想着,这事可不寻常。
 他决定跟着他的父亲。
 瑟兰迪尔始终没有发现莱格拉斯在他身后小心翼翼鬼鬼祟祟的身影,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他小心的跟着父亲的脚步,躲到这棵树下,藏到那边的灌木林里。国王的脚步始终没有停下来。他漂亮的金发被秋风拂起,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莱格拉斯不禁慨叹于国王的端庄与那同境外贵族的美貌。他也从来没有否认自己对于瑟兰迪尔德爱慕与占有,而这些的结果便是招来一句严厉的呵斥和一声沉重的叹息。
 这并不是莱格拉斯第一次被他的父亲所责骂,但却是最让他揪心和不知所措的一次。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开始与父亲出现不同的意见和毫无休止的争执。无尽的冷战已经是家常便饭,因为莱格拉斯明白无论如何,最后向对方妥协的。
 
 永远不会是他。
 
 瑟兰迪尔总是会在莱格拉斯要发疯之前及时的制止了这一切的发生并且主动去找他。

 除了那一次。

 
 星月下的宴会让精灵们欢笑不已。莱格拉斯深深的记着那天的一切。
 瑟兰迪尔由始至终都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让人产生了一种疏离的错觉,除了莱格拉斯,喝了酒的密林王子一向可以同不要命的幼狮相提并论。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精在中土飘,哪儿能不挨刀。
 而莱格拉斯这一刀受得可不轻。

他坚决履行着"我们是直白又自由的小精灵"这句话,把这句话的中心思想贯彻到了极致。他决定要跟随自己的内心。
他突然离开了宴会中心,在精灵们的注视下大步走向宴台前方的瑟兰迪尔。

 步伐从容得就像是要上战场一般。

 他站在瑟兰迪尔面前,两人冷静的对视了一会儿。

 然后莱格拉斯突然朝瑟兰迪尔扑了过去,准确来说应该是摔了过去。
 
 然后不偏不倚又充满心计的吻住了精灵国王。

 他的脸上挂上了计划通的笑容。
 
 然后他就被打了。

 莱格拉斯.绿叶,密林的王子,在第五百一十四岁时决定向自己爱慕已久的精灵示爱,然后他被打了一巴掌。

 当晚他被父亲抓去进行了一场深刻的素质与思想的教育。这是莱格拉斯记事以来,所见过的瑟兰迪尔最为愤怒和无奈的一次。他其实很想去道个歉,然后告诉父亲自己以后不会再这样。但是他并不能保证一定。所以他最后选择了沉默。
而自这件事以后,他们开始疏离。
 甚至连争执也不再像以往那般频繁。莱格拉斯开始怀念以前的时候,但是他不能说出来,他也不敢说出来。他可不是找骂,他实在是太想念过去父亲对他的纵容和关心了。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到了莱格拉斯成为了护卫队的副队长。

 他忙了起来。
 而瑟兰迪尔则是一如既往的忙碌着。
 两人甚至不能做到每天一起吃早餐。

 莱格拉斯至今仍然不明白为什么父亲没有在他提出离开时挽留他。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回来。
 他也不知道父亲还能不能再看见自己。

 护戒无疑是个危险而漫长的任务。

 莱格拉斯忘记了他是如何回到密林的,当时又是怎样的一副光景。


 他紧随在瑟兰迪尔身后,忽地发现对方停了下来。莱格拉斯疑惑的靠在树边望过去,精灵极好的视力让他能清楚的看见瑟兰迪尔脸上表情。

 那是他无法体会到的悲伤以及无尽的哀苦。
 
 这是为何呢?

 他顺着父亲的视线望去,那是一片稍显荒凉的绿地。
 父亲走了过去,在一块伫立的墓碑旁坐了下来。

 这是谁的墓碑?他想着,是母亲吗?当他准备踏出阴暗的角落时,忽地听见了一句情不可闻而又如顽石般深沉的,

 "Legolas。"

 父亲果然还是发现他了。

 他走出那片阴影,突然发现国王的脸上尽是他从未见过的悲伤和孤寂。眼里仿佛浸着泪。
 他想去抱住父亲。
 然后他发现他的身体穿过了父亲。
 而瑟兰迪尔并没有看他一眼。

啊。
他忘记了。
他已经死了。
他没有回到密林。
他的噩耗传回了密林。

他再也无法拥抱他敬爱的父亲,他所爱慕着的瑟兰迪尔。

他的手环着国王的肩膀,从身后拥抱着他。为他拭去眼泪。

他抬头,看见墓碑上清晰地刻着。

Legolas

还有一句显然是用手刻上去的精灵语。

我的挚爱。


Fin

辛达语翻译不了心累x
一个小时的产物,凑合凑合吧。不收快递,不接温暖,密林报社欢迎你的加入。x
因为只是手痒得不行就来练练笔没啥逻辑和剧情可言有啥bug大家就随便打脸XD

评论(6)
热度(12)
©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