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

你在我永恒的诗中永存。
微博:@六蕖_

-洪流-[莱瑟/现代短篇]


莱格拉斯放缓了自己的脚步,他并不想那么快的就回到家中。

事实上他根本就不敢回家。

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瑟兰迪尔那副犹如狮王般威严面孔,这让他即使身处外境也受不住地打了个冷颤,不得不用力搓暖了手。
真冷。他想。
可是现在已经是步入了夏天。

他今天做了些什么吗?
莱格拉斯愤愤不平的想着,他不过就是向自己爱慕已久的父亲表达了一下自己浓浓的爱意顺便附带了一个香吻罢了。想到这里,莱格拉斯更是忍不住的恼怒起瑟兰迪尔的不解风情和难以猜测的心思。

忽的刮起了夜风。
街边的树叶卷着夏日深夜里独有的闷热融入了黑夜里。昏黄的路灯光拉长了他的影子,寂静的巷子里仅是回荡着他轻微而又沉重的脚步声。这让莱格拉斯难得的冷静了下来开始好好的反思自己。
他背着手,像一个稚孩一般把脚边的石块踢得老远。漂亮的长发被夜风撩起一个不大不小的弧度,随后再次安分的回到了他的肩上。

在他还是个一米多高的孩子时,瑟兰迪尔总是会把他抱起来然后架到自己的肩膀上,这样的景致可并不多的。然后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是可以抱着瑟兰迪尔的高大身材了。可惜的是瑟兰迪尔并不让莱格拉斯抱他。在他的记忆里,瑟兰迪尔一直是这样一个神圣伟大而不可侵犯的存在——这样的想法直到他意识到自己对于父亲的感情已经高于了亲情的时候开始分崩离析。

莱格拉斯并不是很强大的心脏在直面瑟兰迪尔的怒气的时候已经碎成了二维码。
这是他第一次直面父亲的的怒火。
就好像是蔓延到眼前的火焰还未烧到自己却已经用那炙热的极高的温度把自己烤的死去活来。

所以莱格拉斯在冲出家门的时候是手脚比脑子快的。
等他跑到数十米开外的地方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又一次的逃跑了。

也许他应该去给瑟兰迪尔道个歉,然后买些什么东西回去以示自己的诚意。但是这个念头很快就被莱格拉斯强大的意志力给压下去了,他并不擅长说辞,更别说是道歉了,若是让他去给别人指个路说不定能把自己给说乱了。

莱格拉斯第一次这样厌恶自己的口才缺陷。

瑟兰迪尔也许会再也不管他了,也许会让他滚出去,也许会让他接受一些惩罚之类的然后就原谅他了吗,也可能永远都不会原谅他。但无论如何猜测都不能让他此时的烦躁减轻半分。
他更加郁闷了。

在不久之前,他曾经和阿拉贡讨论过这个深刻的问题。
"我好喜欢上我Ada了。"
当他这样说出来的时候,阿拉贡的表情精彩纷呈。
就像是看了一场变脸一样。
半晌,对方才挤出一句。
"你洗洗睡吧。"
阿拉贡无法理解他的心情,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似乎并没有什么人可以理解他。

所以在闷了好一段时间以后,莱格拉斯终还是说了出来。

而那一瞬间,瑟兰迪尔的表情倒是冷静多了,尽管莱格拉斯很明白那是暴风雨的前奏。

父亲狭长的眼眸并没有看他一眼。由始至终,都没有往他那边看过去。年轻的莱格拉斯自然是不会知道瑟兰迪尔的内心又是怎样的复杂——就像是开了一场辩论会一般。

瑟兰迪尔仍是在品着他的红酒。
莱格拉斯甚至可以看见暗红色的酒液滑入他的喉咙里那一瞬间美妙的弧度。瑟兰迪尔颈部漂亮的线条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和目光,金色的长发并没有像他一样束起,而是任其披在肩上。暗褐色的长外衣上繁复而又华贵的纺织花纹更是为他徒增了一分孤傲的气息。

莱格拉斯咽了口唾液。

他的手抬了起来,在瑟兰迪尔转过头去倒酒的时候,他几乎是把瑟兰迪尔牢牢的抵在了靠椅上,接着便是不管什么后果便吻了过去。

"莱格拉斯!!"

耳边突然炸响的怒喝让莱格拉斯把九霄以外的理智找了回来。
莱格拉斯已经被瑟兰迪尔一把推开了好几步。后者阴沉的脸色让他深刻的意识到他玩过火了。

紧接着便是一次深入人心而又沉重的思想与素质并谈的家庭教育。
莱格拉斯在这之前也是下了不少功夫来换取父亲的注意与目光。
他在与朋友的谈论中学到了各种办法——而其中便包括着送花写诗做饭诵读等等事项。弄得风生水起的行动在现在变成了一滩死水。
莱格拉斯觉得他的父亲在他成年以后便是极少关注他,两人碰面的时间并不多。莱格拉斯上课回家以后也不是每一次都能看见父亲在家里。时常是桌上摆着温热的饭菜而已,更别说是交谈了。这其中瑟兰迪尔有错他也有错,但是谁也说不清应该怪谁才会导致现在的局面。
瑟兰迪尔每日都忙于工作而脱不开身。
莱格拉斯忙于学业而无暇顾及其他事情。

两人就像是两条靠的极近的平行线一般。

更多时候瑟兰迪尔给莱格拉斯留下的不过只是一张字条或者是一个离开的背影。

这是没办法的。

莱格拉斯理解他的父亲而却没有办法否认他对于父亲的感情。这让他不知所措。

所以他干脆闹了起来。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瑟兰迪尔质问的语气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他努力让自己太起头来直视瑟兰迪尔的眼睛。
"你从来没有关心过我!"
"回答我的话!"
"Nana死了以后就再也没有人给我同样的关心!"莱格拉斯硬着脖子吼着,心里堆积已久的不满与负面情绪像是洪流一般冲击着他,"你的眼里从来没有我,你总是在忙这忙那的从来没有看过我一眼!"他的指甲已经把掌心压出了不浅的痕迹,额间渗出细密的冷汗。
他觉得鼻尖有点酸疼。

瑟兰迪尔站在他的面前没有说一句话。

"你甚至没有给我去开过家长会!每次都是加里安代替你。我都开始怀疑你还记不记得我的生日,连生日礼物都是加里安给我准备的!"莱格拉斯越说越大声,几乎要把喉咙给吼破了。但是瑟兰迪尔仍是无动于衷,莱格拉斯并没有从他眼里看到任何一丝愧疚和歉意。
这让他更加恼怒了。
他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陶艺品上面。
那是一只小巧而可爱的大角鹿。
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得到了他,当时的第一个反应便是一定要把它送给瑟兰迪尔。
这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那个精巧的小家伙一直被瑟兰迪尔摆在他的酒柜里面——同他所喜爱的红酒一起。

随着时间的沉淀,尽管这只鹿已经不如以前那般光亮美丽,但它却干净的有些过分。
但是莱格拉斯并没有发现它是这样的干净。

他跑了过去,打开了酒柜的门,抓起了这只鹿。
随着一声清脆而环绕了许久的瓷碎声。
它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的瓷身躺在地上。

莱格拉斯跑了出去。
一天没有回来。

他现在觉得有些饿。

糟糕的情绪让他的胃叫嚣不已。

他开始想瑟兰迪尔会不会出来找他,或者是还在生他的气,仍是对他不管不问。
这可真难说。
瑟兰迪尔在想什么他永远不会知道。

他的心思远比女人心还要难猜。

烦躁不已的莱格拉斯决定换个地方再走一会,然后联系一下阿拉贡麻烦收留自己几日。

没头没脑的晃了大半天,莱格拉斯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走回了家。
这都到楼下了。
趁着没看见瑟兰迪尔赶紧走。
莱格拉斯这样想着转身就跑。
不料在停车场看见了加里安的身影,他马上就近躲了起来——因为某种意义上来讲看见了加里安就跟看见了瑟兰迪尔一样。

"我都告诉过您了,多陪陪莱格拉斯才是实在的,您这样对他对您都不好。"
莱格拉斯听见了自己的名字马上竖起了耳朵,加里安应该是在和瑟兰迪尔打电话,他想着。
"莱格拉斯已经不小了,他能在您身边的时间不长了.....您怎么就是不听我说的呢。"
"就算是为了不让莱格拉斯以后这么累您也不应该把麻烦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啊,有些事情莱格拉斯也应该学着做才是……您就听我一句会怎么样啊?!"
莱格拉斯被加里安这一声吼的吓了一跳。
"这你们两父子的事情我帮不了您,您要么和他谈谈,要么将就着处,要么……您又不肯告诉我他做了什么我怎么知道他做了什么啊!真不知道您之前是怎么莱格拉斯处过来的。"

莱格拉斯的心情有些复杂。
一是不难听出来瑟兰迪尔并没有把他的所作所为告诉加里安,二是他似乎知道了什么。

他有些后悔了。
他现在只想回到家,抱住瑟兰迪尔,向他道歉,并且告诉他自己不会离开他。

他不擅长言辞,那瑟兰迪尔呢?是否也像他一样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

因为毕竟是亲生的……所以总还是会遗传的吧。

一瞬间想通了的莱格拉斯跑回了家中。
顾不上加里安是否会看见他。

"……我好像看见莱格拉斯了?"

莱格拉斯站在门前踌躇了好一会,总算是做好心理准备拿出了钥匙的时候,门开了。
瑟兰迪尔似乎也并没有料到莱格拉斯会出现在门前,不由得愣了愣。随即又恢复了原来那副冷静的模样。
"知道回来了?"他说。

"我.......很抱歉…。"莱格拉斯的声音低的自己都听不见,就像是什么虫子的嗡响声一样。
"然后呢?"
"我不应该这样做。"
"还有?"
"不应该什么也不说就跑出去...."
瑟兰迪尔叹了口气,因为无论如何终究还是会原谅他的。不管他做了什么事情。

"我也有错。"他忽然说道,这让莱格拉斯小小的吃惊了一会。"我不知道怎样做,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所以给你带来了不少困扰吧。"说着瑟兰迪尔偏过头去,大概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吧。莱格拉斯突然觉得他的Ada似乎也不是那样的糟糕,甚至是有些可爱。

总归还是意识到了沟通的重要性吧。
莱格拉斯想着。
向前一步抱住了瑟兰迪尔。

他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那只早已被他糟蹋得不成样的大角鹿上。
瑟兰迪尔已经把它重新粘了起来。
细碎的裂痕斑驳的暴露在瓷身之外,有些细碎的地方无奈填补不上而空缺着。

莱格拉斯感到一阵酸楚的满足。

"罚还是少不了的。"瑟兰迪尔说道,"以后不会便宜你了。"他把下巴搭在了莱格拉斯的肩膀上。
不知不觉间,莱格拉斯已经这样的高大了啊。
他想着。

Fin

评论(4)
热度(20)
©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