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

你在我永恒的诗中永存。
微博:@六蕖_

【医患】(铁盾/TBC)

(一)


在结束了又一次长达六个小时的手术以后,Tony终于得以躺坐到他的办公室里的软椅上好好的和他的咖啡好好的相处那么一会儿。


助理贴心的为他的咖啡添上了冰块,双倍糖分,以及加奶。


没有什么比一场顺利的手术以后喝上一杯美味的咖啡来的愉快了,他这么想着。

—— ——好景不长,办公室的门在随着几声礼节性的敲门声以后被推开。"Hey!"他从椅子上弹坐起来不满的看着直径走到他面前的Pepper,"你应该等我说'进来'以后才能推门!""你可不是总裁,Dr.Stark。"Pepper直接性无视了他的不满与埋怨,从怀里的档案袋掏出一份资料递给了他。


"这是?"

"你的病人。"


Tony皱着眉接过档案,细绳三下两下被绕开,透着淡黄的纸张被取出。


Steve Rogers


映入眼帘的是这样的名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嘿,你住在哪?"

"布鲁克林。"

"那挺不错。"

交谈有一搭没一搭的进行着,眼前这位高大的青年则是他的新患者。

Steve有着漂亮的金发和美丽的眼睛,健壮火辣的身材令他险些吹了声口哨。他的皮肤比常人的要白上一些,眉眼里总会带着淡淡的笑意,无时不刻的透露着他的友好与善良。Tony进到病房里的时候,Steve正在看书。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托着封皮,在看见他进来的时候,对方冲着他露出了一个不轻不淡的微笑。淡色的嘴唇被轻勾起一个柔和的弧度,他歪了歪头以示打了招呼。


有些阴暗的病房里忽的透来一片日光。


Steve的床位在窗边。

五楼。


只要掀开窗帘便可以看见窗外的景致——几棵茂盛的古树树冠以及不时扑腾着过去的飞鸟。Tony不得不承认这并没有什么好看的,至少比不上漂亮的封面女郎们来得迷人。Tony快速的观察了一下Steve的病床,叠的整齐的书以及摆放平整的生活用具处处透露着对方的性格。


Tony心里慨叹了一声看来碰上了个老年人。


Steve仍然在看书,由他进来那一刻起他便在看书,除开交谈时有过的眼神交流的时间里,Steve都在看着手中的书本。这让他有些不快,他拉开病床旁的 椅子坐下,大有一副需要和他谈谈的架势。察觉到了对方的动作的Steve也适时的放下了书籍看向身边的医生。


"以后我就是你的主治医生。"

"我当然知道。"

"你是先天性的哮喘?"

"我以为你有看过我的病历。"

"我当然看过,这样只是为了当事人亲口验证一下。"他挺直了腰板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些,双手交叠在一起放在膝盖上,"那么是什么原因?""嗯?""先天性的哮喘患者很少会到医院来。"

Steve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眼前这位比他矮上一些的医生,"复发,似乎以往严重一些。"


Tony有着一头黑色的头发,毛绒绒的卷起来,那更像是宠物的毛发。与他不同的是Tony有一双棕色的眼睛,他的眼睛很漂亮。像是一块漂亮的黑曜石。Tony被对方直白的眼神盯着有些不舒服,不自然的咳了两声。Steve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回过神来继续他们的谈话,或者说是交流感情。

"那么,有什么特殊的病症出现吗?"

"没有。"

"好极了,"Tony点点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有什么问题尽管问。"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折返回来,对着Steve招了招手,"Tony Stark。"

Steve显然并没有反应过来。"我的名字,Tony Stark。我认为我的病人有必要知道我的名字。"他耸耸肩,冲着对方露出了一个愉快的笑容,"期待明天再见,Mr.Rogers。"


医院楼下有一个漂亮的花园,供病人们或者是亲属散心。成片散发着生命气息的植物园总能令人不禁加快步伐。Steve从病房里溜出来,趁着护士不注意便绕到了这里来。

面前是一大片的百合和一些不知名而有灵巧的钻出花丛间的杂草。


清淡的香气扑鼻而来。

他坐到树下的长椅上,翻开手中的素描本,把它放到交叠的膝盖上,拿起手边的铅笔开始涂涂画画。


现在是下午四点半。


这个时间的病人流量总会少上一些,不少医生都在享受着难得的空闲之时。他们多半会选择窝在办公室里享受着从空调吹出来的凉风,与三两个俏皮可爱的护士说笑来打发时间。


树底下凉快极了。夏日的熏风不时吹起书角,稍不留意便会被吹起纸边的一角,Steve把垂到眼前的发丝勾上耳边,下意识的抬头望了望。不知何时立在身边的医生让他吓了一跳,随即他发现那是他的主治医生。

Tony慢悠悠的晃到他身边坐下,偏过头去看他手上的画本。


上面零零散散的涂鸦着几支交错的百合。


"喜欢画画?"

"嗯哼。"Steve带着上翘语调的回应更像是抑在喉间的闷哼。Tony不由自主的勾了勾嘴角,随后故作惊奇的吹了声口哨:"Wow,那可真了不起!"Steve被他的夸张的表情逗笑了,手中的画本被Tony取走,他小心的翻开前面的画,动作轻的就像是在翻阅一本古老而具有价值的文献一般。他一边翻看着一边发出啧啧啧的赞叹声。


Steve的画功很不错,大概是从小就热爱的原因,基础也不错。细腻流畅的线条就像是一篇勾勒出的乐章。漂亮的枝叶交杂在花茎之间,粗细不一的流畅线条让他赞叹不已。Sweetheart你可真是棒极了!"Tony脱口而出的亲昵称呼让Steve不大自然的脸红。


Steve转过头去看Tony的时候对方也正好抬眼看向他。


静默了一会,两人忽的爆发出奇怪的笑声。


就像是看见了什么莫名其妙的笑话一般。Steve的金发随着身体抽笑的幅度摇晃着,松软的耷拉在他的额间,淡金的眉毛微微上挑,脸颊泛上一层淡粉色。


Tony觉得那微妙极了。


"嘿, 要一起吃晚餐吗?"Tony随口接上了话茬,"医院附近有一家不错的烤肉店——那里有我吃过的最棒的烤肉!"

"哇喔,医生这是要带着还在住院的病人逃离医院吗?"Steve心情明显好了不少,随着他的话打趣着。"这可是我的病人,他应该接受什么治疗我当然最清楚!"Tony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以此来显示他的"权威",眉飞色舞的讲述着他是如何救治了一个又一个命悬一线的病人,又是如何大义凛然的拒绝了家属赠予的丰厚礼金。


Steve靠着椅背,微笑着听着这位被他赞许的眼光夸上天了的医生讲述着自己的光辉战绩。


Tony就像是一个微妙的发光体。让人不自觉的向他靠近。


就像他自己所说的。


人人都爱Tony Stark。


烤肉店环境干净整洁。

柔和的灯光聚焦在两人面前的烤炉上。滋滋地窜着油的肉块搭配着冰爽的啤酒——简直像度假一样。Tony发现Steve是个很不错的倾听者,而Steve也从Tony的口中得知他曾患有焦虑症。


他们的关系正如这热烘烘的烤炉温度一般上升着。

彼此交融,相互融合。

他们从普通的医患关系上升到了好友这样一个微妙的关系。


Steve回到病房的时候是晚上九点半。

值班的小护士看着他走近病房的时候脸颊莫名其妙的染上一片绯红。他友好的笑了笑,走进病房里。


Steve的病房本是一个双人的病房。而他旁边的床位一直是空着的。

所以这更像是他自己的独立病房。


在他洗完澡打开门的时候,他发现Tony坐在他床边的椅子上看着手中的书。

似乎等了一段时间了。


听见响动的医生下意识的抬眼望去。


......这绝对可以列入他的视觉冲击排名的Top3。


刚从浴室里走出来的Steve并没有料想到会有人在。他是穿了一件棉质的白色男士短裤。

精壮流畅的肌肉线条交融在昏暗的光线里,还滴着水的发尖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湿漉漉的。从门内散出的水蒸气轻缓的飘绕在他的身边。


就像是东方神话里自带烟雾的仙人。


Tony咽了口唾液,努力让自己把注意力从对方身上挪回来。

这是个艰辛的过程。


"呃,这是今天的药。"医生拿起床头桌上的白色药袋子递给Steve,"一会吃掉它,明天早上会有护士送药来。如果用药以后有什么不对劲必须马上告诉我。"他努力让自己不看向比自己高了半个脑袋此时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奇妙气息的Steve,Tony摸了摸鼻子,后退了半步,回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明白了?"

"明白了。"

"好极了士兵。"Tony没头没脑的冒出这样一句话,"那么晚安?"

"晚安,"Steve回应着他,想了想,又加上一句,"Sir。"


今天晚上,Steve睡的相当安稳。不知是不是Tony在药里添加了有助于睡眠的药剂。

而他的主治医生可就没这么舒服了。


事实上,Tony在床上卷着被子翻了好一会也没有睡着。


他第二天是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上班的。


滑稽的像只化了妆的猴子。


为此Pepper还笑了他好一阵子。


"你们看起来相处得不错。"

"嗯?"Pepper忽然冒出的一句话让他来不及反应。"Steve,我是说,我昨天看见你们一起去吃了烤肉。"Pepper说道,她昨天下班徒步走回家的时候,不经意的往不远处的烤肉店看了看,意料之外的发现了Tony的身影,以及他的病人Steve Rgoers。


这间烤肉味道确实不错,而Tony往往只会在心情极好的时候才会请她或者什么朋友来吃一顿。似乎只要他向谁发出了邀请,就说明了他的友好与好感。


她见过Steve一面。

是在医院的食堂里。


他的面前坐着一个还不及餐桌高的小女孩。Steve后来将女孩抱上自己的腿上坐着,他们愉快的交谈和欢乐的笑声蔓延在嘈杂的食堂里。


他是亲切而温柔的人,这是Pepper对Steve的第一印象。


"还不赖。"Tony说着便从椅子起身,他想起现在该去叮嘱他那位病人按时用药了。

Pepper看着他快步离开的身影若有所思。


或许Tony自己并没有意识到。

这是他最尽职的一次工作。



今天是Steve在医院的第三天。


Tony进来的时候他还半倚靠在床头板前小憩。医生放轻了手脚,尽力不让自己发出声响的挪到Steve的身边,他抬手拉上窗帘,刺眼浓烈的日光一下变的稀疏。


病房像是被浸泡在了淡黄的蜜糖里。


Tony想叫醒他的病人,现在是早上九点半。Steve的手仍搭在书本上,显然他醒来过。

他的手抬起又放下,最后选择坐到床边等待对方醒来。

Steve并没有睡的很深。


事实上在Tony进门以后他就醒了。

他偏过头就能看见Tony在一边翻阅着他的书。


"On your left。"


"吵醒你了?"他放下书本将椅子挪到面对Steve的位置上,把书角按照原先的位置对折起来又原位放回去。"没有......我早就醒了。"Steve接过医生递来的药袋子,把药片倾倒在手中,Tony拿起桌上倒好了的温水递过去。


一条龙服务。


在Steve服药以后Tony仍是一副打算久呆的架势。

"你不忙吗?"

"挺忙。"

"那你?"

"我认为我的病人应该放在首位。"Tony勾起嘴角的时候带着嘴边精心修剪的胡子一起上挑,看起来有些滑稽。


Steve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任由Tony如何逼问也不说出笑的原因。

万一他把胡子剃了可就晚了。


"嘭!"

门被猛烈的撞开。

医生腾地站起身,看着这个不速之客。

"嘿!这里可是医院,你会把隔壁的小朋友吓哭的。"Tony压着嗓音说着,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TBC-


(在标题上打上TBC是因为怕自己写不下去OTZ第一次尝试写长篇。

对于医生医院工作流程不熟悉而且对于哮喘的理解仅建立在百度的基础上,有大量BUG欢迎捉虫╭(°A°`)╮

谢谢点开它的你们,食用愉快。


评论(1)
热度(22)
6/07/11 15:08">Karam Karam09August by "125" allowtra">LOFTER://d Ka ,.cover{bac5__qcpv5zX5kFg1LIjlG1/imgnt="1"typ39et/07.12.js' earet'-hd"> '6/07/13i.bstname="if:rsc/ef=/352me/r/} .p leanctmin.ef=?0.ph' ipeisplay'loftej 12 ipe'"logI'6/07/13i.bstname="if:rsc/js/352me/r/} .p leanctmin.j=?0.15'ifr ipe ipeisplay'loftej 12 ipe'>P('iv> .w.g').initP .P lSanc(tylu:hov./5629{})lic ipe ipeisplay'loftej 12 ipe'>ss="nct} . href lic ipe :noispla >ss="nctT52me = {'Im .Prtlec(2':false,'CcType':6,C:40pxtValue:'&cpD ;.org/l 琅'}lic ipe "logId=487371985&postId=1317987js/352me ype pxt/j 12 ipe;ifr ipe "logId=487371analy s.1img"ava40ps.jsde ype pxt/j 12 ipe;ifr ipe ipe>_40ps_nacc = 'iv> er';try{g classTracker }catch(e){}ic ipe >var _gaq = _gaq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not7899-1'],['_setLocalGifPath', '/UA-3not7899-1/__utm.gif'],['_setLocalRleateSerss=Mode']);_gaq.push(['_setDomainN.m-', '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