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

你在我永恒的诗中永存。
微博:@六蕖_

【医患】(二/TBC)


【(一)请走这里: http://kingofnoise.lofter.com/post/1d0cb4d1_7db16cd】

(二)

这位突入的"入侵者"气喘吁吁的立在门口,干瞪着眼,猛烈的喘着气。
半晌。

"Cap!"

"Cap?"医生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这个发际线忧心的人,"你......哪位?"
被挡在身后的Steve努力向前探着身子,"Mr.Stark,我想我认识这位先生。"他扯了扯医生的衣角以示提醒。
那人急吼吼的疾步踏进病房里,几乎是泪流满面的扑到Steve 的床前。
"他们告诉我你住院了,我当时在出差没办法及时赶过来。"

"Coulson,我很好,我是说我的主治医生把我照顾的挺好,你这样吓到我了。"

那人的视线蓦地转移到了床边的Tony身上。

被叫做Coulson的"入侵者"一副悲痛不已的神情让一旁的Tony差点误以为他的病人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患了什么绝症。

"呃,打扰一下两位。这是什么情况?"Tony很确定如果再不弄清楚事况或许他下一秒就要带他的病人送去检查了。
"这位是Coulson,我的同事。Coulson这位是我的主治医生,Mr.Stark。"
Steve偏过头看了看他又扭回去看向身旁的Coulson,为他们相互介绍着。

他的表情简直是想把他俩撮合成一对好伙伴。

犹豫了好一会,Tony还是决定表现的有礼貌一些。率先伸出手并以示友好的点点头。

Coulson看他的眼神简直是要给他烙一个洞了。

热乎乎的还冒着烟的洞。

两只手紧握的那一刻,Tony感受到了带着钝痛的力量施加在他的手上。

"你是......拳击队的吗?"
"你说什么?"

Coulson坚持要在这陪着Steve度过一个晚上。

对方表示有医生的陪伴不需要这样麻烦他,然而Tony觉得自己的身上又多了一个冒烟的洞,Coulson出品,质量保证。

Steve严格的作息时间不允许他超过十一点入睡。
而这对于医生来说简直是早的离谱。

Coulson早上离开的很早,在走进医院大门的时候,他碰上了正把车开进医院里的Tony,而据Coulson所说是要赶上公司的晨会,所以不得不早早离开。
在这之前他还跑去楼下给Steve带了一份早餐。离开之前反复告诉Tony务必告诉Steve吃掉他买的这份早餐。

他恶狠狠的强调了"他买的"。

所以在Tony提着那袋子热腾腾的早餐推开病房的门时。

他看向了背对他侧躺着的Steve,从口袋里掏出了随身携带的纸笔。

Steve这几天都睡的很沉。
这是一个难以预知好坏的状况。

他微睁着眼睛,瞥向右侧的储物桌。
他从床上坐起来,从靠椅上取来一个软塌塌的枕头垫在自己的背后,伸手去拿桌上的东西。他的指尖在离纸袋还有三两厘米的时候就能感受到了纸袋里由内而外散出的温度。

袋子里是一份中式餐点——小巧的白色面点。
他伸出手指戳了戳那团看起来相当有口感的白色面团。

白胖糯软的手感让他的心情愉快起来。
他注意到纸袋旁还附着一张字条。

龙飞凤舞的水笔字迹大咧咧的划在纸上。

「记得吃早餐。」

尽管没有署名,也不难判断出这是谁的字迹——这和药方上一样大咧的字迹只能是Tony的。Steve勾了勾嘴角,把面点放回到桌上,小心的抬起有些发麻的右脚,慢悠悠的挪到床边,又慢悠悠的晃去卫生间进行洗簌。

直到中午,他都没有看见Tony,也没有人给他送药来。

今天是周二。
是他在医院度过的第四天。
按理说今天应该是由医生来给他带药,而这位理应送药的医生却没有出现。踌躇了一会,Steve决定去找Tony。

经过几番询问以后,Steve绕到了办公室门前。
这间办公室门前仅挂上了Tony Stark一个人的名字。

Steve抬起手叩了几下门,然而并没有人回应,也没有人开门。
"Mr.Stark?"他把头贴近门口企图捕捉一些声音来判断里面是否有人。走廊里嘈杂的响声让他无法确切的判断这一切,他抬手准备再次敲门的时候,这扇门毫无预兆的打开了。

"噢,早上好Sweetheart。"

Steve挑着眉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医生。
尽管他现在看起来完全不像一个医生。

在他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Tony一把将他拉进门内,又以极快的速度反手锁上门。

锁扣发出了不轻不重的咔嚓一声。

周围蓦地静了下来。

他们的位置停留在了Tony的手肘抵在门上而Steve茫然的看着把他堵在门角的医生这样一个微妙的地方。

"你喝酒了?"Steve皱了皱眉,"酒味很浓。"

"总得有些事情来打发时间不是吗?"Tony抑扬顿挫的语调听起来有些滑稽,他的眼睛睁的比往常要大一些。泛着棕色的眼瞳映照着Steve的影像。

这位医生看起来糟透了。

Steve挪了挪身体探头往里望去,凌乱的倒在桌上各个角落的酒瓶让这里看起来更像是一片狼藉一般的垃圾场。"你在上班时间喝酒?""确切来说,我今天放假。"Tony把身体往左边一翻,整个人重重的砸到门上,后脑勺和门面的亲密接触让他发出了一声闷哼。

"我把我上两周的假期调到了今天和……明天。"Tony一边说着一边忙着到处比划。黑色的头发服帖的趴在脑袋上,往日的威风早已不见踪影 。他晃到了沙发上,一股子坐了下来,举起手边的酒瓶冲着Steve晃了晃,"一起?"

"不,我是来拿药的。"Steve摊手,走上前去帮他收拾了一下桌面,"今天应该是你给我带药来才对,我没有看见你也没有人给我带药,就来找你了。"

"......我不是告诉Lucy今天给你带药吗?"

"谁?"

"Lucy,就是经常在你房间门口呆着的那个短头发的护士。"Tony往自己脑袋上比划了一圈,作出女士一般的姿态描述着。

Steve仔细的回忆了一下,似乎是有这么一个人,可是他在来的路上并没有看见她。
"该死的......我得投诉她...!"医生烦躁的嘟囔着,揉了揉太阳穴,对着在一边站着的Steve说着,"你在这等我一会,我去给你拿。"

"你真的不要睡个觉吗?"Steve摁住了医生的肩膀,"你看起来不太好。"

"哇哦,Sweetheart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怎么了吗?"
"我这人有点奇怪,喝酒以后就会有点犯晕。"Tony突然把身体猛的靠向Steve,把他们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了仅差五厘米,Steve甚至可以闻得到Tony身上散发出的酒味,他不自然的把头偏了偏。
"噢我突然想起来我一个小时以后还有个会议!"Tony的声音忽的高了起来,"我觉得我这样一时半会好不了。"

"你今天不是放假吗?"
"烦人的会议可不会放假,"Tony故作遗憾的摇了摇头,"要是我再翘掉这次会议,Pepper就要杀进办公室把我揪出去了。"说着他还惊恐的抖了抖,仿佛已经看见了Pepper铁青的脸色。

"那......怎么办?"Steve摸了摸脑袋,"我去给你弄一杯醒酒茶?"
"不不不那玩意我喝了得过敏。"
"睡一觉?"
"我可就得睡到我的假期结束了。"
"那......"
"其实我有个好主意,"医生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盯着比他高了半个脑袋的Steve,"可能得麻烦你这么一小会。"
"如果我能帮的上你。"Steve回以一个微笑,然后注意到了攀上自己腰部的手。

"那么,这里。"医生把脸侧了侧,冲着Steve仰了仰下巴。

"嗯?"

"只要亲一下,我就会精神的和上班时间一样。"

Steve微张着嘴,喉咙里半天发不出一个字音。然后脸颊变的通红,浓厚的睫毛颤了颤,像是蝶翼一般脆弱的巴眨巴眨着拍打在下眼睑。

看起来可爱极了。
医生想着,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加重,手感也很不错。

肉感十足。
他的手不由自主的往下滑去。

"Tony!!!"

Dr.Stark第一次被他的病人直呼名字的那一天,他的病人踹了他一脚。

恶狠狠的。

当Tony回到他的工作岗位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

若是谈起那天的事情是真是假也没有人能够回答。

医生的真真假假我们也只能在他微妙的笑容里进行推测。

Steve下手还真是绝不手软。
果然是Coulson的同事。

他进到病房里的时候发现Steve并不在房间。?
"Lucy!你看见Steve了吗?"他对着在走廊里翻阅着病例表的小护士说着,晃了晃手中的检查表,"他今天应该在这里等着我带他去进行检查才对,可是我没有看见他。"

"Steve?"小护士睁大了眼睛,语调上扬,这听起来充满了疑问和莫名其妙,"Dr.Stark,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Steve被更换了主治医师,你现在不需要管他了。"

黑发医生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护士,"没人告诉我,这不可能。"他拿出手中的病历,"他的病历还在我这里,我还是他的主治医生!"

"这些事情我不清楚,你为什么不去找Mrs.Pepper问问?"Lucy耸肩,转身走进隔壁的病房里。随着轻微的关门声,Tony头一次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情绪。

代替。

他想到了这个词,他真是该死的聪明。他就这样站在病房门口,反复思考着这件事情的可信度,直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嘿Stark,Steve的病历在你这里吧。"

"又是你,"医生抽动着嘴角,"Clint。"

"病历呢?"

"你就不能放过我一次吗?!"

"哇喔冷静一点啊有话好说!"

"你这是第二次抢我的病人了!"
"我记得是第三次?"

"You son of bitch。"

-TBC-

拖了好久啊…(躺

依旧是欢迎评论欢迎捉虫!

评论(2)
热度(14)
©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