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

你在我永恒的诗中永存。
微博:@六蕖_

【铁盾】医患(三/TBC)

(三)

(二)走这里: http://kingofnoise.lofter.com/post/1d0cb4d1_7ecc02b


"他告诉我你把他照顾的很不错——早餐也承包了。"Clint撇撇嘴,"我作为你的同事从来没有见过你给我们带早餐。"
"都是同事何必这么客气。"Tony自然的无视了这句话,转身去桌前翻找病历,"说来为什么突然更换医师?"

"Natasha今早突然告诉我的,我甚至不了解我的病人。"Clint翻了个白眼,一股子坐到沙发上,随手抓起手边的一平板翻弄着,"我一开始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病!"

Tony抽了抽嘴角,抓起手边的病历扔给在沙发上躺的不成样的Clint,"借你两天。"

"借我两天?"

"别以为我不要回来了,我的病人借你两天。"他比出两根手指在Clint眼前晃了晃,"两天。借你。连人带本。"Clint难以置信的看着走出门外的医生,翻开手里的病历。

铅笔混杂着钢笔痕迹爬满了大半本病历,多是细节上的注释和可能出现的情况以及对症方案。
Tony的字可谓是龙飞凤舞,但是在医生这个行业里他的字算是一笔一划的糊上去的了,而且这是一份相当用心的记录。
他注意到病历里额外夹着一本记事本。

不大不小的记录本记录了Steve的日常作息时间和三餐时间以及口味爱好。这完全就是一本私人档案了——Clint想着,他的印象里,Tony从来不像这种人,至少能用脑子记住的东西他不愿意去用笔写下来。
在一些细节方面,例如Steve的小癖好也会用小一号或者是不同颜色的字写在最下方。大到大学毕业地点,小到爱吃哪条街哪家店的什么东西。虽然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这些的,但是这个过程一定相当的耐人寻味。

Clint慢悠悠的晃悠着走出办公室,心里猜着这会儿Tony十有八九在和院长斗智斗勇,夺回他对病人的领导权。

他想也许他可以借机恶狠狠的敲诈Tony一次。

事实上Tony去了检查室。

Steve已经结束了今天的血液常规检查。

嗜酸性粒细胞数量并没有增高的现象,白细胞和分类嗜中性粒细胞也都安稳的停留在一个相对安全的数值。
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发展方向。他从数据面前抬起头看向从体检室内走出来的Steve,对方看见他的时候显然有些惊讶。Tony冲着他露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微笑,整了整身上松垮垮的白大褂,径直向他走去。
"Ton......呃Dr.Stark?"
"叫我Tony就好Honey,别这么生疏。"
Steve不大自然的闷哼了一声作为答复,偏过头去看向走廊口,"Clint呢?"

"他拿病历研究去了。"Tony皱了皱眉,"现在该过来了,他腿短,走得慢。"
Steve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顿时放松了不少,"他今早告诉我你不是我的主治医生了,我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别担心这个,总会弄回来,"说着Tony看向身边的青年,作出泫然欲泣的表情,"还是说你更喜欢这个医生?"

Steve抑制住了说出"你知道吗你现在看起来很像一条狗"这句话的冲动,报以一个温和的笑容,"都行?如果很麻烦的话也可以不换回来的......."句末的时候他的声音忽的小了下去,因为他再次看见了那个表情。

"嗯?"Tony微微抬起头,直直的看着面前再次变得紧张的青年。他爱死这种感觉了。

"我是说...还是你和我接触的时间比较长所以......""好极了!"Tony快活的拍了拍手,"我们医生一向尊重病人的意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把我换走但是相信我一定会换回来的。"
他抬手看了看时间,表明了自己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以后便向Steve道别了。

他欢快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里。

就像一匹换了新的马蹄铁的马。

后来的时间里,Steve决定回到房间里继续看他的书——今天的天气很糟糕,闷热的让人窒息。约莫十一点的时候,乌云已经铺天盖地的涌来,现在看起来就像是夜晚一般。今天一定会在一场大雨,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Steve蓦地想到了一句话。

你知道你们一定会上床,但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

这也是一种独到的浪漫。

或许是因为自小家庭教育的原因,Steve是一个相当传统的人。骨子里并不能完完全全的接受当今世界的变化和习惯,他从未去过夜店也从未喝的烂醉。曾经有人称他为"过时之人"。Steve就像是一个出生在过去的人,但却活到了今天,这说起来呆着一丝微妙也充斥了一些奇异。

而他的医生——前些天的医生,Tony Stark,在他们的交谈中可以知道的是,Tony简直是走在时代前端的人。高科技技术对于他来说简直就像是在谈论哪个国家的足球踢的棒极了一般普通。他不时冒出的Steve从未听过的专业术语让他有些着迷——他觉得这奇妙极了。

Tony作为一个优秀的医生,却有着科学家的头脑。

上帝知道Tony在忘情的展示他的博学多才的时候,Steve是一副怎样的表情看着他。

——若是继续想下去,Steve断定他的脸就要烧起来了。

他们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两种极端的人。
他在回忆过去,Tony总会看向未来。

Steve拽着书角,眼睛一在看着书本,但天知道他的心思飞到哪里去了。
"嘿Steve?"Clint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的耳边,把他吓得不轻。
"哇哦放松点,我就是来看看你。"医师笑着说,抽了把椅子坐在他的旁边,"你的脸有点红的不正常。哪里不舒服?"
"啊...今天太热了吧。"Steve不自然的摸了摸脸颊,眼神瞥向了窗外。

乌云更浓厚了,甚至刮起了风。

他能够看见他平时坐的那棵树下的花花草草已经开始不安稳的坐摇右摆。

"快要下雨了,挺闷的。"Clint撇撇嘴,伸手去把窗户打开一小条裂缝,"我不喜欢雨天。到处都湿答答的,看着怪难受。"
"我也不喜欢,"Steve笑了笑,"下雨天做什么都不方便。""主要的还是不能去游泳了!""你喜欢游泳?""不,我不会游泳,我喜欢看别人游泳。"Clint做出躺在沙滩躺椅上的姿势,"你明白的,海滩的风景总是很美妙——Tony总喜欢拖着我和他去。虽然我俩都不会游泳。"

Steve侧着脑袋,轻微的点了点头,眼睛仍在看着窗外。

"我听Tony说,你喜欢画画?"
"兴趣爱好罢了。"
"我倒觉得这相当了不起,我只会画火柴人。"他翻开Steve的画本,发出惊叹声,"这要是拿去卖,肯定会有人高价买下。"
"不不不,我只是单纯的喜欢罢了,倒也没有达到那样的等级。"
"我敢打赌,Tony那种闲着钱没处花的人肯定会花大笔钱买下来,如何用什么精致花俏又贵的不行的框架把它裱装起来,挂在家里。"Clint漫不经心的说着,手上仍还在翻着画,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Steve的脸又红了,并且伴随着微张的嘴。

房间里并不热。

通风透气,秋意浓浓。
尽管现在已经是到了夏日的尾巴。
但是Steve感觉他又过了一个盛夏。

他们一直聊到了中午,Clint意识到他的下班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以后惊呼着跑出房间,这才结束了他们这次愉快的对话。
他们聊了很多——包括Clint曾经追求过Natasha最后被对方一把手术刀子刺过来还有Tony的钢铁装甲,并且穿着它逛了半个纽约最后收到了二十五张罚单。Clint碎碎念一般的语句让Steve觉得很舒服,自然而然的跟上了他的节奏,听着他的吐槽发出一阵阵的笑声。

他们始终没有注意到的是,Tony在门外站了二十分钟。

听着Clint龙飞凤舞的比划着讲述Tony当年是如何操控者他的钢铁侠装甲驰骋在纽约的大街小巷最后撞翻了三十九个广告牌子撞坏了五盏路灯砸烂了三个红绿灯最后收到了二十五张各种各样多元化的罚单的精彩故事。
Tony听着Steve和Clint欢快的笑声,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他看向了Clint不远处的办公室。
紧接着想到了Clint在医院饭堂里使用的饭卡。

远处的饭卡发出了不为人知的抽泣声。


在Tony第五次冲进院长办公室以后,他被轰了出来。

"Fury,你这样的行为是有损我作为医生的尊严!"
"你不能这样就把我的病人还给别人!"
"我没有Barton负责?你真该把你的另一只眼睛拆下来洗洗干净了。"
"我没有在上班期间喝酒!那天我在放假!"
"我热爱我的岗位我想在医院度过我的假期难道有错吗?"
"Come on!别这么绝情,大不了这个月我不要工资了。"
"那下个月也不要了?别担心,我不缺钱。"
"那我给你捐点什么?"

又是一场持久战。
Tony直到半个小时以后也没能让院长打开门。

几番斗智斗勇的战争下来,他决定采取一些新措施来应对这种前所未有的状况。

——之所以更换掉他就是因为他在办公室里喝酒?!
这简直难以理喻,况且他那天正在休假——Pepper可以证明。虽然Pepper似乎并不愿意替他处理这档子事情。

下午三点,酝酿了大半个上午的大雨终于到来了。

并且大有转换为暴雨的趋势。

"Sir,"温和的英伦男音从Tony的耳机里传来,"雨会下很久,您今天是走来的,并且您没有带伞。"
"如果我不打伞走回家会怎么样?"
"经过我的计算,您有10%的可能性会健康的度过接下来的时间,87%的可能性会感冒发烧,3%的可能性会高烧到起不来。"

"处理方案?"

"您可以选择等待雨停了再回家,但是我并不推荐这个选项,您还可以选择借伞,但是雨势过大,我认为打伞并不会有什么实质作用,您也可以选择在办公室过夜,但是没有床,您很可能会为此落枕。"

"所以给我一个可行的方案,Jarvis。"
"我认为您可以借一间病房睡一觉。"

"借一间病房?"Tony挑眉,"有什么选择?"
"您可以选择Mr. Rogers病房里的另一张床,也可以选择一张暂时无人用得到的单人病床,把它搬到办公室里......"

"等等,关于第一个选项,我有什么选项吗?比如说睡Steve左边或者说右边?"
"没有选项,Sir。"
"不不不一定会有的,比如睡左边睡右边睡上面抱着他睡枕着他睡?"
"没有选项,Sir。"
"一定......"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您这么执着,但是没有选项,Sir。"

宽敞的办公室里回荡着医生哀嚎的声音,久久不能散去。

-TBC-











评论(1)
热度(15)
©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