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

你在我永恒的诗中永存。
微博:@六蕖_

【铁盾】医患(四/TBC)

(四)


雨势大到似乎永远等不到结束的那一刻。


医院走道里惨白的光线融入雨夜里,难舍难分。


Steve窝在被里,望着窗外。

他在想着。


努力想着一些他隐约记得的事情。


高楼,火光,爆炸,轰响,鲜血。


一个个字眼淹没他的脑海,他却无法再次把这一切的经过联想起来。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病房的门被推开的时候Steve全然没有注意到的,他的心绪并不在这里。

Tony轻手轻脚的绕到了Steve 的身边,抽来一把椅子坐在他旁边。

"嘿。"


Steve猛地回过头,发现Tony正在他身边看着他。他眨了眨眼,算是转回了注意力,"我没有注意到你进来了....."

"我也没打算让你注意到。"Tony笑了笑,"本来以为你会被吓的跳起来。"

"也许下次吧。"他耸耸肩,看向墙上的挂钟,"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了,你不走吗?"


"雨很大,我没带伞,"他故作懊恼的说着,"反正都回不了家,还不如在这里值班呢。"

Steve看向他床边的和床头柜之间的缝隙,那里有他的伞。


算了,他想着,雨很大,就算是撑伞也没用。


傍晚的时候,天已经黑的像是夜晚一般。

雨水冲刷着玻璃窗,发出接连不断的击打声。Tony倚靠在椅背上翻看着平板来打发时间。Steve的精神状态似乎并不好,往常来看,他此时应该会在看书,或者是在画画,他现在却是只在安安静静的看着窗外。


一句话也没有说。

令人窒息的沉默逐渐淹没了这里,Tony觉得他必须得说点什么了。他放下手中的平板,尝试着让对方打起精神。


"Steve?"他轻声叫道,"你看起来不大好。"


Steve摇头,他修长的手指纠缠在一起,不难判断出他现在很糟心。"如果是我能帮上你的问题,你或许可以告诉我?"

"不,不是什么事情,我只是在想些事情,"他顿了顿,"以前的事情。"


"也许可以和我说说看?"Tony放松的环手在胸前,以鼓励的眼神看向他,尽力做出一副心理医生的模样,介于他曾经着过也见过不少心理医生,所以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某种意义上的,Steve都要被他打动了,他清了清嗓子,像是准备进行一次长久的谈话一般的。


"我以前是个......"


"Dr.Stark!"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小护士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抬手指着门外,上气不接下气的喊着,"肺心病患者......!呼吸功能已经开始...衰竭了!!"


Tony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撞的椅子后退了好一段距离,他歉意而迅速的冲着Steve道歉,随即抓起椅背上的白大褂穿到身上,伴着门关闭的闷响声,白色的衣尾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Steve轻叹一声,转而下床走到窗边。

指尖轻触着玻璃窗,传递着冰冷的令人发颤的触感。


Tony再次回到病房里的时候已经有一段时间了,Steve今天睡得很早。

在他处理好病人的相关事宜以后已经是过去了四个小时,他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便意识到对方已经睡下了。


他凭着微弱的灯光摸索到床边,借着窗外渗透进来的光线,他能够看见Steve紧皱起的眉,往日漂亮的眉眼此刻却是纠在了一团。


Tony并不知道为何会这样,也不知道为何Steve今天的状态是这样的糟糕。


他攥紧了拳,想起数日之前他所见到的,一字一词都在提醒着他曾经的所作所为。

每一句话都在痛斥着他的过去,他该为此感到羞愧和悲伤。


为此感到内疚。


雨还在下,倾盆大雨使得医院的室外积成了一片小水池。

他今天是真的回不了家了。


他拉过那把四个小时之前坐的那把椅子,再次坐回到原来的位置,他的手指纠缠在一起,胡乱的摆动着手指。

白大褂在黑暗里蓦然的变得刺眼,Tony低着头,他现在莫名其妙的很烦躁。


他思忖了一会,起身靠近睡熟了的Steve,在他的额间留下一个轻不可觉的吻。


"晚安,Honey,好梦。"


他转身离开病房——决定不在这里过夜了。


门关上的那一刻,Steve睁开了眼睛。

蓝色的眼睛在黑暗里澄亮着。



"Sir,我告诉过您,在这里睡觉会造成落枕。"

Tony神色复杂的扭曲着他的表情,就像他的脖子一样扭曲着。


他觉得他已经把人类脖子的柔韧度扭曲程度刷新上了新高度。


而现在,他只要轻轻的,动一下,他就要疯了。


他发誓他一定要造出个防治落枕的沙发。


可是现在他只想要大叫。

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Tony捂着脖子,以一个扭曲的姿势矫正着他歪曲了的视线,看了看手表。


——好极了,Steve这会应该起床了。


他现在只能以这样狼狈的姿势去见他的病人,好吧,是几天前的病人,他在尽力让自己看起来只是落了一点点的枕,一点点的,一点点的。


"Tony你看起来可不大像是落枕了一点点。"Steve看着镜子,堵着满嘴的泡沫对着他说,"你看起来糟透了。"

"我宁可相信这是上帝为了让我看看不一样的世界。"他抽动了一下嘴角,因为刚刚幅度稍大的动作,他整个人就要炸了,"你要相信我,我可是医生......嗷!"


Tony惊恐的看着向他逼近的Steve,就在刚刚,这个人用他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脖子,这太可怕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


"嘿Honey,我们交情不浅了吧,我觉得你是个很正直的人。"Tony努力让自己别笑的那么可怜,眼睁睁的看着Steve忧心忡忡的靠近他。

半晌,他听见Steve问着。


"我要是把你的脖子往反方向掰,会不会好点?"

"不不不你会要了我的命!!"

"我觉得可以试试看?"

"不不不!!Steve Rogers你离我远点!!"

"可是......"


"嘿发生了什么?这里看起来热闹极了!"

Tony从未有这一刻如此感谢Clint的存在。


"喔,Tony?你看起来就像是之前网络上的那组......歪脖子图片!"Clint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手机,兴致勃勃的跑到Tony面前 ,揽着他的肩膀,一边对焦一边笑个不停,"你看起来真的十分的...可爱!对吧Steve?"


Tony黑着脸看着手机屏幕里表情滑稽的Clint,极力忍住摁着他打的念头。


"好了,小事一桩,一会给你打一针奴夫卡因,10毫升就可以让你好的不能再好。"Clint拍拍他的肩膀,看向不远处一直忍着笑的Steve,"一起去吃个早餐吗?然后你今天还得做个常规检查。"


"好。"Steve拿起薄外衣套上,今天有些转凉了。

"那么你,我记得你今天很忙,你还得开会,还得开个讨论会,还得应付你的"病人所属"问题,"故意强调了最后几个字眼,Clint调笑般的说着,“好好干!”


两人愉快的身影在走廊里渐行渐远——Tony痛苦的摸着他的脖子,决定听从Clint的话,去打一针。不然他做不到气势磅礴的去找Fury理论。


他再次踏进Fury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里是没有人的。所以他才得以进来。

Tony在里面晃悠了好一会,一股子坐到Fury的办公椅上,看着黑色椅子难以想象Fury穿着黑衣服躺在上面的模样。

百无聊赖的窝在椅子里,他下意识的打开电脑想找些什么事情来打发时间。


一个微妙的文件夹吸引了他的注意力——Tony后悔他点开了那个文件夹。


“你在干什么?”Fury进入房间时Tony正站在门口,怒不可遏的瞪着他。


“你在调查我。”极力抑制愤怒的声音,他指着电脑怒喝道,“你凭什么调查我和Steve?!谁给你的权利?”



-TBC-


lz因病卧床更新迟了且量不多实在抱歉。


最近开始转凉了妹子们要注意身体。

——半死不活的lz

评论(1)
热度(14)
©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