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

你在我永恒的诗中永存。
微博:@六蕖_

【铁盾】医患(五/TBC)

(五)



他的眼睛瞪大了,愤怒到近乎抓狂的语气难以掩饰,"你没有权利这么做!"
Fury不以为然的走到桌前看了看,转而把外套解下扔到椅背上,没有回答他的话。

"你在调查Steve,这又是为什么?"Tony抽了抽嘴角,他并是不为自己被调查而愤怒,他在为Steve感到恼怒,他本不该被调查,也不应被调查。


"总有些事情是被隐藏起来的。"

"就像历史一样被封存起来。"
"我知道这些事情,就是为了防止它的泄露。"

"尽管他确实像个老古董——我也不认同你的看法。"
"我们都很清楚发生了什么。"Fury整了整衣领,他很明白现在自己更胜一筹,"这也是我更换医师的原因。"

"我是一个执业医师,我有正规的执照。"Tony咬牙切齿的回击道,"我自己做了什么还容不得你来指手画脚。"
黑人院长摊了摊手。

"拭目以待。"他说。






"Steve?"
Clint把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今天一直在走神。"在进行检查的时候并不难看出对方的心不在焉,"哪里不对劲?"
"没事......只是有点累。"Steve发现今天早上并没有听见鸟叫声,天气转凉了很多。
或许是连夜大雨的关系,医院四周都蔓延着湿漉漉的味道,凉的令人反感。

他的蓝眼睛看起来黯淡了很多。
Clint想着,或许他需要一个开导他的医生,无论是哪个方面的。他认为Tony是个不错的人选,Tony看起来什么都知道。


现在是十点。

一个尴尬的时间,介于早上和正午之间,Clint除了工作做什么都不大合适。
Tony今天一整天都很忙碌,他也是。


所以在向Steve表明了自己今天将会忙的焦头烂额以后便不得赶回诊室。Steve也对此表示自己没什么问题,然后回到了房间里。

他今天不想留在这里。


今天的医院也让他感觉糟透了。


他的哈雷还停在医院楼下,是他拜托Coulson开过来的。
他摸了摸久未谋面的哈雷,心里不由得欢快起来。他骑上车以后决定到处逛逛。

他似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像这样逛过纽约的街头了——他感到有些陌生。交错着广告牌的街头,巨大的显示屏横在建筑上方,哪怕是在白日也难以抗拒它刺眼的光线。


最后他停在了一个街边的咖啡馆旁边。


Steve拿出随身携带的画本开始涂涂画画,他觉得眼前这座建筑很适合写生——尽管又大又丑。

"很多人都会在这里等着钢铁侠飞过去。"
"嗯?"Steve抬头,为他送来咖啡的服务员冲着他笑了笑。温和的笑容挂在她的脸上,她重复了一遍,"钢铁侠,那个大人物,很多人都喜欢坐在这里等着他飞过去,为了见见他。"



"钢铁侠?"他提高了音调,"那个穿着铁皮的...?"


"Ohhhhhh这样的形容我是第一次听见,"那位温和的服务员笑了起来,"你要知道,人们更喜欢把它说成更厉害的模样。不过你说的也没错,就是他,Tony Stark。你眼前的这座大厦就是他的大厦!"

"Stark!"Steve重复了一遍,像是难以置信的说着。



"你不知道吗?"服务员吃惊的看着他,"他可是亿万富翁...虽然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人们都说他已经不在纽约住了,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

"上次的...""噢很抱歉我得去忙了,有机会再聊。"她匆匆的走开,手上攥着新送来的菜单,回头报以一个歉意的微笑。


Steve很想问她是什么事件,但是看来并没有机会了马上知道了。



他想着他们这段不算长的对话,信息量有些大。他需要慢慢消化——他一直以为Clint口中的钢铁盔甲是什么新的高科技交通工具,然而看起来并非如此。如果说Tony便是服务生口中的亿万富翁——那么他为何会选择做医生?之前的事件又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人们会无法得知他的去处?他本人明明就在医院里,如果这一切都是如他所料。



他想或许Clint可以告诉他,毕竟他不会选择直接询问Tony,。



Steve对于这一切表示难以消化,他紧抓着口袋里的手机,他在犹豫着要不要通过网络来得知些事情。他的手心热的可怕,眉间紧锁着压抑出一道沟渠。Steve想着,他何必知道这些?不过是个医生罢了,与自己并不想干。他并不是关注这些花边新闻的人,自从他找稳定的工作以后他便不再去关心这些与他无关的事情。



忙碌的工作能让他做到几天不休不眠。



Steve抿了口咖啡,温润的液体顺着喉咙直下,氤氲在齿间的醇香萦绕在口鼻间。

他放松的靠在椅上,按揉着太阳穴让自己放松下来。自从上次哮喘突然发作以后他便没有真正的得到过松懈的一刻钟,医院的空气让他觉得难受极了。


Stark大厦真是和以前一样又大又丑。
他看着素描本这样想着。



Steve自己有一套在布鲁克林的公寓,是单位分给他的。



他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回去过了。日常用品多半都在单位里,所以家里空的有些可怕。当他再次推开门的时候,灰尘扑面而来,穿过玻璃直射入房间的日光稀拉的倒在地上,映照着胡乱飞舞着的烟尘模糊了他的视野。

不算大的住所里或多或少的积累着灰尘,伴着脚步荡起一片的波动。
Steve摩挲着架在窗边的画架,木质的画板更是被灰尘淹没了原本木头独有的颜色,他竟觉得这里有些不陌生——许久未归家的记忆在脑海里漾开。

他决定在这里多呆上一会。

Steve拿起干毛巾用水沾湿,擦拭着桌上的相片。

——和Natasha在完成了一次险些送命的任务以后的合影;神盾局的新大厦;Howard的单人照,以及他换上新制服以后被众人拥着的合照。
那时候可真让人觉得愉快。

指甲轻缓的划过精致的相框,他的目光落到了角落里的一个铁盒里。他竟对此毫无印象,这样繁复华贵的金属盒子不像是他所喜欢的风格。


Steve小心翼翼的拿起盒子,指甲摸索到一片粗糙的地方,他注意到了背面的落款。







Stark。
他微张着嘴发不出一个音。



-TBC-





评论(8)
热度(14)
©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