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

你在我永恒的诗中永存。
微博:@六蕖_

【铁盾】医患(六/TBC)


(六)

医生烦躁的坐在就诊桌前,手中的新病例被他攥的勒出一道道深浅不一的痕迹。
潦草的字迹飞快的在纸上爬满。

在经历了糟糕的上午以后他现在简直要炸开来。

为了保持他的职业素养,他不得不温和的面对前来询问就诊的任何一名病号。在微笑着目送走结束上班时间前最后一名病人以后,Tony腾地从桌前跳起来。

他需要做点什么。

可是当他冲进病房的时候,Steve并不在这里。Tony抓着路过的小护士问着是否知道里面的人去了哪里。惊恐的小护士仅是一脸茫然的摇头。

Clint!

他想到了这个人,Tony疾步冲向Clint的诊室,门已经锁上了,敲门也无人回应。
恐怕已经离开医院了。

糟糕透了的情形让他快要炸成了天边一朵漂亮的烟花。

"Jarvis。"
"Yes,sir。"温润的英伦腔调从未像今天一般带给Tony如此深厚的慰籍。

"快,"他说着,"帮我个忙。"

"找到Steve。"

铁盒的构造十分精巧而别致,细小的花雕落在四角边。
他却打不开这个盒子。

铁盒并没有任何显现出是开关的位置,Steve摸着铁盒的每一处也只是无妨。
他瘫坐到地上,后脑勺砸到了柜门发出了沉闷的撞击声。Steve闭着眼睛,努力使自己集中注意力。

眼前一片静匿的黑暗。
柔软的黑暗一步一步的侵蚀着他。

这样可以使自己最大程度的回忆起发生的事情,他想着。

视力上的短暂缺失让身体各部分都变的更为灵敏。
手心里传递着金属的冰冷已经逐步化为温暖,坚硬的棱角硬生生的扎着他的手掌。指腹摸索着盒底的署名,凹下去的字样在脑里浮现出来。

他确信在这之前他们并无交集。
他深信不疑。
正如他从未怀疑过自己的直觉一般。

Tony Stark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医生,而他也不过只是一名为生活而奔忙的普通人。

就算Tony的背景再如何令人惊异,也与他毫不相干。

他也会有离开医院的一天,也会有回到原本生活轨道的一天,也会有分别的一天。

Steve叹了口气,睁开眼睛。
他无法让自己集中注意力。

一个多月前,他从一场漫长的梦中醒来。

昏暗的光线透着窗帘直射入眼中,额间的疼痛令他不适的闷哼了一声。他看向床边的日历,已经被人翻过了一页。

他在家里。
被褥的温热捂得他有些闷热,他小心的挪了挪脚,却发现身体无奈如何都无法动弹。全身上下都处于麻痹的状态。
无可奈何的等待着僵硬麻痹的的感觉退去,头部时不时传来的一波胀痛让他无法集中注意力。他开始想着如何去拿床边的那杯水。

门开了。
他像看着救命恩人一般的望向门口。

这是谁?

走进房间的女子惊讶的看着他,金色的中长发晃动着,她捂住嘴巴,发出一声欢喜的鸣泣。
"我们以为你很难再醒来了。"她走到床边,握了握他的手,"很高兴你挺了过来,Captain。"
他茫然的看着面前的女子,艰难的企图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是谁?"
他嘶哑着嗓音问道。

"啪!"
玻璃制品摔碎的声音传到他的耳中,Steve猛然回过神来,迅速起身贴到墙边,探出头向声源处张望。

"Tony?"
正忙着爬窗的黑发医生抬头看向他,"噢,Steve,我正在找你呢。"
他看着手脚肢体并不算协调的医生半蹲在窗口,艰难的绕开玻璃碎片,然后干净利索的一跃。
医生不偏不倚的跳在了离碎片距离不大的空地上,随即懊恼的看着地上被打碎的玻璃杯。

"我刚才一不小心就打碎了这个,别担心,我可以赔给你一整套新的!"
他抓了抓头发,转身去找些什么来清理干净。

"不了,我一会自己弄就好了。"Steve叹了口气,从厨房拿出扫把,草草的把碎片扫成一堆。
Tony安静地站在一边,他觉得有些尴尬。

"嗯...我没看见你所以就来你家这边看看了。"他努力组织着语言,试图让自己看上去不像是一个入室抢劫的人。所幸的是Steve并没有问什么。

"我很久没回来这里了,所以可能有点糟糕。"他耸了耸肩,歉意的表示自己不能邀请Tony在这里多呆上一会。
"这没什么,不过我想或许可以参观一下?"

"不......其实也没什么好参观的。"他想到了那个盒子。
"来吧,我相信我病人的品味一定不会比我差。"

Tony拍了拍Steve的肩膀,开始自顾自的在客厅晃悠,同时也注意到了家具上那层薄灰。他漫不经心的绕到了摆置着照片的桌前,Tony摸着下巴饶有趣味的指着某张照片向Steve询问其中的故事或者是人物。

"说来我的这位朋友也姓Stark。"
"嗯?他叫什么?"Tony从另一头走了过去,欢快的勾起一个笑容。
"Howard,Howard Stark。"Steve拿起照片,指尖划过照片上面的面容,抬头看向Tony,"你认识吗?"

"不,"Tony听见自己说着,"不认识。"他的声音冷静的可怕。
"那还真是太巧了。"
"是啊。"
像是戏剧一般的巧合。

-TBC-

(一同更新了第七章)

评论
热度(14)
©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