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

你在我永恒的诗中永存。
微博:@六蕖_

【铁盾】医患(七/TBC)


(七)

他们的谈话就此中止了一会。
Steve用余光看着不远处的铁盒,抿起嘴唇,他不确定是否该向这位医生问起这件事。
Tony此时正在翻着他的画本,在他的书房里堆积了不少素描本,他们多半是一些日常的速写或者是无聊时的小涂鸦。

Steve万分确定他们从未相见过,若是谈及他对Tony的第一印象,他也只能说在某些时候,这位医生浑身上下都 散发着微妙的气息,像是铁钩一般勾着他的注意力。

仅是在某些时候。

他对于Tony并不排斥。
难以言喻的感情像一团糨糊一般粘稠。

从未对别人谈过这件事情,但是Steve在每个晚上都会梦见一些细碎的片段。
细碎的,像纸片一般等着什么人去把它拼接在一起。可惜他无法做到,莫名其妙的梦境只会让他的休息状态更为糟糕。

梦醒以后他便是什么也记不起。

更别说是拼接梦境了。

他们相识不过半月,Steve却认为自己可以完全信任这位医生。
尽管有些时候他的行为举措令人难以理解,但并不什么坏人。Steve扶着额头,轻轻依靠在桌边,头脑传来的一阵胀痛刺激着他的视觉。他难受的闭上了眼睛,繁复揉搓着太阳穴企图缓解状况。

「这是我的工作。」
「别扯了,你不过是为了领到一份工资的可怜员工。」
「我希望你可以配合我们,Sir。」

脑中突兀的闯入几句毫无头绪的对话,Steve不得不蹲下来以防止自己不会因重心不稳而倒下。

「如果我拒绝呢。」
「我们不希望与你发生武力方面的冲突。」

紧接着是肺部一阵窒息般的抽痛,他感觉到他的胃部开始翻腾不已,一股呕吐的冲动直涌上喉间,他逐渐看不清眼前的事物,视觉被一片黑暗淹没,混乱之中他甚至把什么东西打碎了。
Steve艰难的试图挽回着失控的场面,直到精神上最后一条防线被击溃。
......

「你们只会输。」

"咳咳咳——!!"他跪在地上,痛苦的捂住胸口,意识一片混乱。呕吐物止不住的在胃里涌动着,直冲上喉间。Steve的耳边只剩下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呼吸愈来愈快,甚至是喘不过气来。
"Steve?!"听见了动静的医生冲了过来,扶起快要瘫软在地上的Steve,"你的喷雾剂呢?"他胡乱的摸着Steve外衣的口袋却一无所获。

"该死的!"他把Steve伏到自己身上来,"Steve?Steve看着我,保持清醒!我马上把你带回医院。"病人有着比他强壮些许的身体,让他的行动有些困难,Tony一手扶到Steve的背部,一手把Steve 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

Steve已经开始意识涣散,胸口急速伏动着,浑身上下大汗淋漓。
发丝已被汗水打湿,眼角一片湿润。几度要倒下的Steve让Tony有些招架不住。

他咬咬牙。
"Jarvis,调用MKV,马上。"
"可是Sir......"
"马上!"
"...Yes,Sir。"



Steve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视线一片模糊,喉咙像是在燃烧一般刺痛。他动了动手指,发现似乎有什么东西压着他的手。

他努力让自己偏过头去,一个黑色的脑袋压在床边。
Steve发现自己无法发出任何一个音节,他轻轻的抽开被压的有些麻的手,不料把床边的人弄醒了。
"嗯?"Tony一个激灵坐起来,看着Steve茫然的表情,长呼一口气,"终于醒了。"
他从水壶里倒了杯温水递给Steve,"需要吸管吗?"
Steve摇了摇头,接过水杯,暖流润过干涸的喉咙。他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

Tony耐心的等着他把水一小口一下口的喝掉以后,提他擦掉嘴边的水痕,"好些了吗?"他问道。
对方以点头回应了他,此外并没有说什么。Steve看向窗外,清冷的月光射入室内落到他的床上。

黑发医生坐了一会,起身为他盖好被褥,细心的整好被角,他犹豫了一会,最后在Steve的脖间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我就在医院里。"
"我不回去。"

医生的嗓音压得很低,Steve看不清他的脸,只能感受着一只手握住了他,紧紧地攥在手里,指腹摸索着他的手背。

"我就在这里。"

直到Steve再次沉沉睡去Tony才离开了病房。

他回到办公室里,从抽屉中取出一个袋子。

铁盒安静的躺在袋中。
医生抓着铁盒,扔进了垃圾箱里。
他扶着脑袋,脑里一闪而过一句话。

世上没有悲剧和喜剧之分。
从悲剧中走出则是喜剧。
沉浸在喜剧之中则是莫大的悲剧。




-TBC-



努力让医生男友力Max然而没有成功XD
感情线走着走着就不对劲了。队长开启了欲拒还迎的模式(。

评论(3)
热度(12)
©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