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

你在我永恒的诗中永存。
微博:@六蕖_

【铁盾】onlooker(短/未完)

onlooker

-旁观者-



刚来到这来,找不到工作——纽约实在是大的令我心悸。

凭借对美术的了解,得以让我获得了一份不错的活。


画廊的讲解员。


听起来不错。

做起来也得心应手——多半时候店里冷清的可怕。但总有一名客人定期来到这里。

黑色的头发和微妙的小胡子。总是带着一副占了半张脸的墨镜,不得不说显得他又矮上了几分。他似乎和我的店长认识——

说起店长。


店长是一位看起来相当强壮的青年,金黄的头发,漂亮的蓝眼睛,对待别人总是很温和,我一直认为他长得挺像美国队长。若是让他去扮演美国队长绝对会让人难辨真假。

他让我称呼他为Steve,我不知道他姓什么。也没有去问。

店面每天九点半开门,时常是由我去开门——店长似乎有一份额外的工作,毕竟画廊并不售卖任何画作,我一直难以理解这是为什么。


又是一个早晨。


我到了画廊,发现门已经开了,只是半闭着大门。

我轻轻的推门进去,心里暗自警惕起来会不会是小偷。随手拿起一个钳子蹑手蹑脚的渡到店内,发现那位客人在店里坐着。

“怎么回事?“我吃惊的看著他,”您为什么会有钥匙?“

“不必担心这个,我从你店长那里拿过来了——准确说是偷过来了。”他冲我眨了眨眼,抽动着嘴角扯出一个诡异的笑。


-


今天的客流量莫名的多了起来,我想大概是周末的原因吧。

店员仅有我一个人,因为店面不大的原因,稍微多一些人便把这里塞满了。店长却还没来。

我有些手忙脚乱的招呼着客人进行画作解说。


那位小胡子客人远远地坐在一边看着门外,他的西装笔直,看起来十分的昂贵。我从店长那里听说到这位客人不简单——暴发户吗?我想着。因为他看起来实在不像什么绅士——

用店长的话说就是穿得人模狗样的衣冠禽兽。

我记得店长说了这句话以后他被那位客人不轻不重的掐了一把,我看不到他掐了哪里。


 

临近中午的时候我送走了第一批客人,算是到了休息的时间吧,我想着。为自己倒了一杯温水便坐到了椅子上,捧着水杯不紧不慢的打量着他。

他安静的看着门外,已经看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我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店长还没来

他似乎没有固定的上班时间,所以多半时间我无法联系他。

所以很多时候这个店看上去更像是我的。

 

他忽然站了起来,对着门外招手,我抬头也往外张望着,看见一辆哈雷开了进来——

 

店长来了。

 

他摘下墨镜,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的脸。

 

店长困惑的看着他,“你今天不是有....”“没有会议,没有工作,没有电话和宴会。”他说着,走到店长面前,帮他撩起额间的头发。

 

“生日快乐Steve。"他说着,侧着头吻了Steve的脸颊,转而到嘴唇。

 

我装作看不懂的样子。

-TBC

评论(4)
热度(12)
©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