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

你在我永恒的诗中永存。
微博:@六蕖_

医患(八/TBC)

(八)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已是过去了一个月。
这段时间里Tony安分守己的有些出奇。他每天都过着循规蹈矩的生活——这倒不如说是与Steve保持着一定距离的生活。每天他总会去到病房门前看一看,更多时候他都不会进去,哪怕是收到了Clint的盛情邀请也只是耸耸肩便离开。

Steve对此也并没有表示出什么反应,仍是每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

霎时间两个人像是失去了交集一般。


"嗨,"Clint终于还是没忍住问出口,"你怎么了?"

Tony瞥了他一眼,吧咂着嘴里的食物,嘟嚷了一句什么事也没有。"得了吧,就你那样,"Clint觉得现在的医生就像是一只等待召唤的中型犬,每日徘徊在病房门前晃悠一会就走了,背影里尽是说不出的委屈,"失宠?"
Tony嘴角抽搐了一下。

去你的失宠。

他站起来拍了拍落在白大褂上的食物碎屑。
"去干活了。"


晚些时候Tony会到医院楼下跑步,绕着医院里的小道跑上两三圈也足够了一天的运动量。当他摘下耳机准备到楼上换一身衣服准备回家的时候,发现Steve就在他不远处。
庆幸的是对方并没有看见他。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庆幸这一点,他开始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然后马上走掉。但他并没有抓紧时间好好思考,Steve已经朝他走来。
"锻炼?"Steve对他笑了笑,他盯着Steve手上的那束花。
"嗯。"百合花瓣还挂着些水珠,像是刚摘下来的一般,翠绿的枝干映衬着Steve的皮肤越发白皙。"这是同事送来的,"显然Steve注意到了他的视线,"正好在楼下碰到我。"他说话的时候把花束拿起来晃了晃,枝叶上的水珠滴在了Tony的手背上。

Tony有点想走了。他现在觉得尴尬的要命。
他对病人露出一个大咧咧的笑容:"花不错,很适合你,"他顿了顿,"那我先...."
"Tony。"
这是Steve一个月以来第一次叫他的名字,他看起来很严肃,像是有什么要说。腰杆挺得笔直,双手紧贴在身体两侧,服服帖帖的金发现在已经有些乱,Tony极好的视力甚至能够让他看得见Steve额间细密的汗珠。

这让他也不禁严肃了一下。
就一下。

"你最近很少来找我了,"虽然事实上Tony每天都在找他,"是发生了什么吗?"
"一切都很好,没什么要担心的,我这个月比较忙。"Tony抬手拍拍对方的肩膀,"别多想,有时间我还是会去找你的。"

"那天是你把我送去医院的。"
"......是的。"
"那是什么?"
"嗯?"
"我是说,你怎么送我去的,我听医院里的人说了,你用一套装甲把我送去医院。"Steve说话的时候放缓了语速,像是在解释自己并不是惊异而是得知真相以后的确认。
"喔,没错,是我的装甲。"Tony笑着拿出手机,划开一个页面,"你看,每个人都要有些爱好吧。有机会再说吧,我去打个电话。"他把手机贴到耳边随后快步离开。

他并没有打电话,他也根本不要打电话。他现在只想远离。越远越好。越快越好。



Tony的工作间里曾经是乱得不像话。在这样一间资料工具齐飞的工作间里Tony仍能心平气和地完成一项又一项工作也真是不容易。这不仅是耐性的考验,更是忍耐度的考验,于是当Pepper第一次去到Tony家里的时候,从未意识到工作间混乱程度的医生被进行了一番深刻的训话。

此后每隔一个月,Tony便会抽出整整一天的时间来收拾它。

"Jar。""有什么吩咐?"
"Fury调查Steve的记录,我需要一份一模一样的。"Tony一面说着一面拉开工作台下的抽屉,取出一卷档案。纸张已经有些泛黄,手写的笔迹也因时间的推移而模糊不清,但仍可以依稀辨认出档案的内容。

那是Howard Stark的所有个人档案。
囊括着他的个人功绩和所参与过的所有试验计划。

Tony草草地翻阅着档案记录,却是一无所获,他想要找寻Steve同Howard之间的联系。任何一点线索都足以让他揣测判断他们之间的关联。他想起Steve拿着Howard照片时的神情,轻松雀跃而有些悲伤。

只可惜Howard不在了。

Tony沉默着把档案放回抽屉——他意识到这个突破口或许并不是正确的方向。
"Sir,"他听见Jarvis说着,"搜查完毕。"

-TBC



Did you miss me?(。失踪人口回归。



评论(3)
热度(10)
©琳琅 | Powered by LOFTER